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新闻中心 > 财经 >

盐湖股票案一审判决公布:44亿变6.7亿

2014-06-23 10:10 来源:云南在线 编辑:梨央
分享到:

  曾引发舆论关注的青海盐湖工业集团(下称“盐湖集团”)价值44亿股权“诈骗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

  日前,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对于公诉人之前指控的广州市华美丰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美丰收”)主要负责人张克强、宋世新等人的“诈骗罪”不予认定,但同时以“单位行贿罪”分别判处张克强、宋世新等人有期徒刑四年至三年不等,并对华美丰收判处罚金2000万元。

  “本案无论最后张克强被认定为有罪或无罪,都会成为影响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标杆性案件。”曾为褚时健担任过辩护律师的著名律师马军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谈此案的重要意义(详见本报2012年2月15日《盐湖集团44亿股权案“罗生门”》)。

  诈骗罪之争

  2011年初,广东华美国际投资集团董事长张克强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并被云南警方拘留并逮捕,随后进入漫长的三年半羁押期。事件的导火索,就是盐湖集团市值44亿股权“诈骗案”:2006年,华美丰收及张克强等人出资3.288亿元,借道云南烟草旗下深圳兴云信投资公司(下称“兴云信”)的名义,投资了正在进行增资扩股的盐湖集团,其后,为保障自己的投资利益,华美系以8050万元收购了兴云信100%的股权。2008年,盐湖集团实现整体上市。华美系投资的股权升值10倍以上。不久,有人举报兴云信存在“国有资产流失”,有媒体刊文称盐湖重组过程中,“70亿国资被以7000万贱卖”,并引发轩然大波。

  2011年底,此案一审在昆明市中院开庭,张克强和华美丰收总经理宋世新等人均被提起公诉。法庭上爆发了激烈的辩论。公诉人认为,张克强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国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诈骗罪被追究刑事责任。当时被认定的诈骗涉案金额高达44亿(涉案的盐湖集团股票市值)。辩护人则一致认为,此案中只有企业法人之间合作投资、委托投资等一系列民事法律关系,张克强等人均不构成诈骗罪,应判无罪。

  而辩论的关键就在于:盐湖集团进行增资扩股和股东股权转让,到底有没有“股东必须是国有企业”的门槛限制?代表云南昆明市检察院的公诉方和辩护人都引用了多份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然而有意思的是,实际上,国家有关部委乃至国务院,早在2005年前后就已经把青海钾肥资源的开发和综合利用,列入鼓励外资和民营企业投资的领域。此外,此案中没有明确的诈骗罪受害人,也成为辩护律师质疑“诈骗罪”指控的重要瑕疵。

  辩护律师指出,在市场经济原则下,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非公有经济,在市场上本来应该完全平等、一视同仁。认为设定不合法的门槛,并以此作为民营经济进入的障碍,甚至成为起诉认定诈骗罪的基础,无疑是荒唐的。时值2010年国务院新的“非公36条”出台后不久,张克强此案也在民营企业家、学术界和法律界引发强烈反响。

  追加单位行贿罪

  第一次开庭之后,盐湖集团股权案一度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进展。一直拖延到2014年2月,盐湖集团案第二次开庭,检方追加起诉华美丰收单位行贿罪,并追加对张克强、宋世新等人的单位行贿指控,和对时任兴云信经理崔伟、兴云信股东云南烟草兴云投资股份公司(下称“兴云公司”)总经理董晓云的受贿指控。

  起诉书指控董晓云、崔伟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华美丰收的贿赂,为其谋取非法利益,将兴云信非法转让给华美丰收。披露的案情细节指董晓云曾经向宋世新索贿,宋给了他一份没有签名和盖章的空白合同,合同中承诺将给予董晓云500万股“盐湖集团”股票的收益权,最后这份空白合同在银行保险箱里被发现时,尚未兑现过。而崔伟则被指收受华美丰收所送出资63万元的“盐湖国有股权”。

  事实上,董晓云和崔伟早已另案处理,在盐湖集团股权案中第一次开庭起诉书也没有被列为被告,到第二次开庭前,因为张克强等人被指控的“单位行贿罪”,而再次被以“受贿罪”起诉,二次开庭依然经过了控辩双方的唇枪舌剑,庭审持续到深夜才结束。

  法学界著名学者、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就张克强“单位行贿罪”进行了无罪辩护。他说,单位行贿罪,是指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行为。500万元的收益权,实际上宋世新为了保护投资收益,完成兴云信的转让事宜,而对董晓云的虚假承诺,并未实施行贿行为,不构成单位行贿罪。事实上,这500万元的收益权最终也没有送出去。而崔伟方面的63万元,赵秉志辩护称,系为其打理的理财产品。另一方面,华美集团与华美丰收是两家不同企业,张克强对500万收益权的事情并不知情。

  4个月后,昆明市中院终于做出一审判决。判决书认定“诈骗罪的指控有误”,但同时认定了华美丰收的“单位行贿罪”和对张克强、宋世新等人的单位行贿指控。

  失去的八年

  张克强1993年跟一群归国留学生创办广东华美学校,依靠教育起家。2002年,在保利地产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时,张克强和华美集团投入4900万参与发起,保利地产上市之后,张克强名下持有的股票一度飙升至120亿元市值,也使得张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这个案件对于我们企业的发展影响非常之大。”当年与张克强一同创业的广东华美集团高管说,由于张克强被抓,也一度给企业带来巨大危机和诸多困扰。而当时筹划的一些重要投资项目不得不搁置下来。 另一方面,当时为购买盐湖集团股权,企业筹集了3.288亿资金,从2006年开始,这笔投资就一直被“冻结”。华美内部说法是,张克强的超期羁押导致华美旗下产业经济损失超过30亿元。华美集团因此案被起诉的一共有5人,除张克强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要服刑到2015年1月外,副总裁罗峰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宋世新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刑期均于2014年4月到,期曹迅毅和李苇(两人为华美集团工作人员)均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刑期分别到2013年10月、11月结束。

  “虽然张克强还有半年刑期,而其他几人都已经取保候审,但是一审的结果,却是我们没有办法接受的。所以我们还是要上诉。”华美集团上述高管说。华美方面的辩护律师认为一审判决的法律适用存在错误,华美丰收、张克强等人并未谋取不正当利益,未实施行贿行为,不构成单位行贿罪;即使宋世新构成犯罪,也不是犯罪未遂,而是犯罪中止,因有履行承诺的条件而对董拒绝履行;即使按犯罪未遂处理,对张克强等人的判刑也过重;此外华美丰收未获得“非法利益”,罚金2000万过高。

  从2006年华美系投入3.288亿元购买盐湖钾肥股份,后来又投入8050万元购买兴云信公司 100%股权,这笔前后投入4亿多的股权,一度达到44亿的市值,截至2014年6月20日收市,华美系持有的盐湖股份的市值只剩下6.77亿元。

  八年时间里,盐湖股权的投资就像命运跟华美系和张克强开了一个代价沉重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