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新闻中心 > 财经 >

广西前首富赖可宾深陷资金危局 拟售30亿资产自救

2014-10-21 11:03 来源:未知 编辑:danny
分享到:

 

CFP供图

 

CFP供图

广西前首富深陷危局

让“糖业大亨”赖可宾焦头烂额的,除了资金链濒临断裂的危机,还有一封有关人士国庆前夕发出的举报信《关于施汉飞、赖可宾在国有企业改制中侵占国有资产、损害职工权益的情况反映》。

时代周报记者 陈无诤 特约记者 胡进 发自广西宾阳、南宁

赖可宾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这位广西前首富日前特意回趟老家—距离广西南宁78公里的宾阳县中华镇赖村,小住了数日。

“我并非外界传的跑路了。欢迎到南宁随时来找我。”10月18日,他在电话里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今年6月,广西永凯糖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永凯糖纸”)宾阳大桥分公司,拖欠蔗农近2.8亿的传闻不胫而走,此前永凯糖纸早被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国家失信人被执行名单。随后,其老板赖可宾亦被传跑路失踪。

截至今年6月末,赖可宾掌控的广西南宁永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凯集团”)在广西金融机构用信余额45.5亿元,其中下属永凯糖纸用信余额37.2亿元,涉及到广西15家银行和金融机构。“我们已经收到多家银行的风险化解工作报告,目前正在协调处理中。”广西国资委的一位官员说。

现年47岁的赖可宾,2007年登上胡润富豪榜广西首富。1993年,27岁的他告别公务员体制,选择创业,从此主攻制糖和房地产领域,至今掌控境内外共22家公司,缔造了庞大的“永凯系”赖氏帝国。

去年底以来,国内食糖现货价与成本价出现严重价格倒挂,至今无明显缓解。上个榨季全国制糖行业亏损31亿元,亏损面近80%,是本世纪以来首次出现全行业亏损。作为产糖大区的广西,到8月底还有约19亿元甘蔗款没有兑付给农民,仍有150万吨食糖没能卖出去。

对于赖可宾来说,过去的大半年或许比他创业的21年更为漫长。他掌控的永凯集团,这家2013年度还是广西纳税百强的明星企业,在糖业困局中该如何自我救赎?

资金链异常紧张

李正友最近明显忙碌起来,令这位广西金融办副主任揪心的是,目前涉及广西糖业的贷款大部分虽属良性贷款,但关注类贷款总量呈逐步扩大趋势,至今年3月末已达9.16亿元,风险正在上升、积聚。

“具体反映在授信上,不少糖企感觉当前贷款难度显著增加,部分银行贷款额度收缩明显。”李正友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作为广西支柱产业之一的糖业尽管形势严峻,各银行、金融机构仍然给予了积极支持。

据广西金融办统计,截至3月底,广西制糖业贷款余额344.73亿元,比去年初增加68.12亿元,增幅24.6%,高于全部贷款增幅近20个百分点,制糖业新增贷款占广西辖区全部新增贷款比重超10%。

但这盖掩不了现实的危局。时代周报记者获悉了一份广西北部湾银行文件(北部湾银行报[2014]300号,签发人赵锡军),这份名为《关于请求协调广西永凯集团风险化解工作的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永凯集团是我行客户,目前在我行信贷业务及投行业务余额共计6.325亿元,其中8000万元贷款已经出现逾期。”

2014年5月末,永凯集团实际总资产76亿元,其中长期资产54亿元(账面价值);总负债44亿元,其中逾期贷款1.77亿元(北部湾银行0.8亿元,华夏银行0.57亿元,南宁农信社0.4亿元);资产负债率58%。这份呈交给广西自治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广西国资委”)的《报告》明确指出,“整个永凯集团资金周转困难问题,已经逐步显现”。

这只是冰山一角。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广西总共有15家金融机构深陷其中。《报告》称,截至2014年6月末,永凯集团在广西金融机构用信余额45.4亿元,其中永凯糖纸用信余额37.2亿元,永凯实业公司用信余额8.2亿元。

让广西多家金融机构担心的是,“永凯集团在广西各家金融机构用信余额45.4亿元当中,项目贷款、设备融资租赁等中长期贷款余额仅为5.3亿元,其余40.1亿元均为短期流动资金贷款或银行承兑汇票,短贷长用的问题非常突出。”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短期信贷资金被大量用于长期资产投入和建设,贷款用途严重错配的话,融资结构性风险非常明显。

此外,永凯集团在多家金融机构均有大额授信业务,且用信额度较大,用信集中到期的情况比较突出。《报告》披露的数字显示,“2014年四季度到期金额合计16.7亿元,2015年上半年到期金额合计14.5亿元。”

更多的信用风险尚未来临。永凯集团面临新榨季的生产,生产所需流动资金量累计达8亿—10亿元。在还贷及生产的双重压力下,企业资金链将异常紧张,短期内以筹集资金偿还到期债务。目前已陆续出现银行贷款逾期现象。赖可宾通过五家境外公司控制永凯糖纸,更让银行担忧其转移资产。

北部湾银行已下了最后通缉—对永凯糖纸2014年四季度至2015年一季度到期的银行承兑汇票,以及流动资金贷款,给予收回续开票或贷款;还计划向永凯集团购置该行营业机构用房,从而协助永凯盘活资产,作为企业还贷的部分资金来源。

就在《报告》8月15日呈交前的7月3日,赖可宾选择了主动沟通。当日下午,永凯集团在永凯大厦28楼会议室组织召开了银企座谈会。参与者基本是广西金融办相关领导,工行、农行、交行、农发展、农合社、中信、北部湾银行、华夏、广西金融投资集团等多家与永凯集团合作的金融机构负责人。

事情似乎尚无转机,横亘在赖可宾和永凯集团面前的还有整个行业的颓势。2012年以来糖价持续下跌,从7000多元/吨的高位跌至2014年5月的4700元/吨,永凯集团制糖板块的经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目前糖价回升迹象尚未显现,行业风险仍然存在。

出售30亿资产自救

赖可宾只能尝试“割腕自救”。为了缓解当前的资金压力,永凯集团制定了资产瘦身计划—拟出售总价约30亿元的资产。

赖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永凯集团总负债50多亿元。但他强调,永凯集团总资产超过150亿元,资产负债率并不高,而且糖业板块的贷款几乎全是由商业地产作为抵押,目前永凯集团情况是安全可控的。

永凯集团总部,位于南宁市民族大道的永凯大厦。10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来在第23、24、25、26楼办公的永凯集团,主要部门已全部搬空,整栋大楼只剩下28楼。一位永凯集团员工透露,“整个集团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办公,这些楼层要全部卖掉,每层大约1600平方米,每平方米的价格是1.8万元左右。”

此外,永凯集团旗下的春晖公寓,目前推出“买公寓返租金”的优惠,1.5万元/平方米,按房价总额的10%每年返还租金,一次性签10年合同。如果资金紧张,也可以按份购买,每份5.38万元,每年返还5000元租金。

但现实没有赖想象的这么简单。“受不良舆情和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双重影响,永凯集团在当前形势下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在价格和付款方式上受制于买家的苛刻条件,短期内完成资产变现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国海证券投行部一位高层说。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售后返租的方式涉嫌违法。”广西一位律师指出,2013年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存在虚假宣传内容的“售后包租”现象作出专门规定:“不具有房产销售的真实内容或者不以房产销售为主要目的,以返本销售、售后包租、约定回购、销售房产份额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的”,将按刑法第176条有关规定处罚,最高可判十年有期徒刑。

“永凯集团销售的虽是已建好的房产、写字楼和商铺,但承诺每年回报10%,违反了相关规定。投资人在签订返租合约时必须充分考察对方的履约能力。”该律师提醒说。

赖无法回避的,还有声誉风险。目前,永凯糖纸在银行的贷款已出现1.77亿元逾期,近期媒体还曝光了永凯集团无法兑现的甘蔗款2.9亿元,以及企业转移资产、法定代表人逃逸等传言,给永凯集团造成了不良舆情影响。

近期,因永凯糖纸拖欠甘蔗款,广西宾阳县大批蔗农堵路游行以表达不满。“村子里的蔗农最多的拿到了50%,有的只拿到20%。”宾阳县黄卢村的卢叔种了10多年甘蔗,去年他卖给永凯糖纸大桥糖厂甘蔗30吨,每吨价格是450元,目前仅拿到了不到3000元的蔗款。

赖可宾对此也颇为无奈,他承认到7月上旬永凯糖纸今年应贷而未能获得的贷款接近4亿元,目前糖业板块总负债约28亿元,尚未兑付的农民蔗款约2.5亿元,流动资金出现严重短缺。

“声誉的风险最难控制,这导致近期永凯集团筹措还贷资金时屡屡受挫,再融资计划严重受阻,同时也影响永凯集团在金融机构续贷业务的推进。”接近广西金融办的一位知情人士说。

银行并未放弃永凯集团。包括北部湾银行在内的广西金融机构,出台了一些风险化解方案。今年8月14日前,北部湾银行与永凯集团签订1.3亿元单一资金信托受益权投资的展期协议,明确展期至今年9月15日,展期期限内永凯集团需归还单一资金信托贷款的部分本金3000万元,北部湾银行视情况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一亿元,用来替换单一资金信托受益权投资本金一亿元,展期期满后实现该笔1.3亿元单一资金信托的退出。

此外,北部湾银行也承诺,在与永凯糖纸结清该行逾期贷款8000万元后,继续给予续贷确保企业不会出现资金链断裂。

永凯集团则通过出售资产、对外再融资等措施,须在2014年10月中旬前筹集足额资金,提前归还北部湾银行集合信托2.965亿元。然而至时代周报记者截稿,永凯集团和北部湾银行对此尚无回应。

引发质疑的改制

让赖可宾焦头烂额的,除了资金链濒临断裂的危机,还有一封有关人士国庆前夕发出的举报信—《关于施汉飞、赖可宾在国有企业改制中侵占国有资产、损害职工权益的情况反映》(下称“《反映》”)。

《反映》选择的时机十分微妙。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7月29日消息,根据中央统一部署,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广西壮族自治区开展巡视工作,组长项宗西,巡视期为7月28日到9月27日。“目前中央巡视组应该仍在广西,未撤离。”广西公安厅一位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时间回溯,2001年6月到2004年4月,广西宾阳县对其所属的国企大桥糖厂、黎塘糖厂进行改制。时代周报记者获悉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两大糖厂改制时,在未对国有资产评估、未进行信息公开披露、未公开拍卖的情况下,暗地里将价值一亿多的国有资产内定给私人老板赖可宾,涉嫌国有资产流失。

根据广资评报字(2001)第129号《广西宾阳县大桥糖厂拟进行企业改制资产评估报告书》,以及广资评报字(2001)第130号《广西宾阳县黎塘糖厂拟进行企业改制资产评估报告书》,两家糖厂总资产23896.68万元(经营性资产18907.25万元、非经营性资产4989.43万元),总负债18225.6万元,经营性净资产681.66万元。

资产评估报告称,根据赖可宾与宾阳县政府签订的协议,赖应出资681.66万元购买经营性资产。

“但中介机构评估报告出来后,赖可宾未拿出一分钱,还获得政府减让2678.29万元。”一位参与该项目坏账处理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改制时低估资产、增列债务,赖可宾涉嫌侵占了一亿多元的国有资产。”

大桥糖厂和黎塘糖厂改制为广西宾阳永凯糖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宾阳永凯糖业”)后,宾阳县政府持有宾阳永凯糖业20%的股权。2004年4月30日,宾阳永凯糖业总资产达45389.99万元,经营业绩良好。此时宾阳县政府却以低价597.47万元将20%的股权转让给赖可宾。

至此,两家糖厂彻底为赖可宾拥有。宾阳县政府还未经招拍挂程序,将原糖厂260亩国有工业规划用地,以超低价(1元/平方米)出让给赖可宾。

此事在当时引发巨大质疑,不少糖厂职工持续走访。2008年12月,南宁市国资委对宾阳县这两家糖厂在改制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并书面呈报给广西国资委。这份名为《关于检查宾阳大桥、黎塘糖厂改制存在问题的报告》(南国资报[2008]200号)称,从两家糖厂产权转让的结果看,宾阳县政府至今没有得到产权转让收益,反而承担了原企业2000多万元债务;没能增加地方税收,反而税收减少。

以上报告还认定,两家糖厂改制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改制的第一阶段主要是,未经过国资管理部门确定的资产评估结果作为转让价格的依据,买卖双方在对评估结果进行调整过程中存在多项不合理之处;第二阶段主要是,宾阳县政府早在2004年就转让宾阳永凯公司20%的国有股权,但资产评估工作两年后才启动,评估结果作为转让价格的依据不足,转让时亦未进场公开交易。

质疑至今未能消除。时代周报记者拿到了广西宾阳县政府一份《关于对糖厂改制所发生负资产处理方法的承诺书》(2002年7月12日),说辞和数字又有不同。“我县大桥糖厂、黎塘糖厂存在负资产2218.51万元,另外因土地面积误差需冲减资产459.78万元,总计负资产2678.29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至记者截稿时当事人对此争议都保持沉默。

广西糖业困局

“糖业大亨”们为何遭遇滑铁卢?被称为“甜蜜事业”的蔗糖行业,为何如今“有苦难言”?

作为我国最大的食糖生产基地,广西连续多年产糖量占全国60%以上。然而由于蔗价狂跌,广大蔗农情绪悲观。

尽管2013/2014年榨季已经结束,按往年惯例应及时结清的蔗款至今兑付缓慢,受此影响不少蔗农失去信心退出甘蔗种植。据广西农业厅糖料处处长左明初步统计,上个榨季农民吨蔗净利润同比减幅达20%,2014年广西新植蔗同比大约减少了70万亩。

7月下旬,广西全区年中经济工作会议分析,2013/2014榨季全区糖业预计亏损30亿—45亿元,比上榨季多亏15亿—30亿元,广西糖业面临的形势前所未有地严峻。

中国糖协的统计数字同样不容乐观—刚刚过去的这个制糖期,全国共生产食糖1331.8万吨,截至8月底本制糖期全国累计销售食糖1024万吨,累计销糖率77%,同比减少170万吨。

“这几年产糖企业由于价格倒挂,加工越多亏损越大,拖欠蔗款的事情为此非常普遍,全国拖欠农民蔗糖款高达190多亿元。”广西糖业的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国内庞大的库存将食糖现货价格压制在4600—4800元/吨的低价,以广西为例,以今年原料蔗每吨440元的收购价计算,广西糖企生产一吨食糖平均亏损100—200元。

为此,永凯集团遭遇资金链危机。4月28日,宾阳县黎塘镇、和吉镇、杨桥镇、王灵镇、大桥镇等五个镇数十个村的1000多名蔗农为了讨还蔗款,集体到大桥镇堵路。后来,永凯集团向宾阳县政府写下了承诺书,承诺在9月前支付全部蔗款。

这并非孤例。排名居于广西糖企前五的广西丰浩糖业集团,最近也因资金链问题拖累了广西本地的银行,多名银行高管被带走调查。

“9月下旬,糖价跌势未止,每吨下降到4000元之下,糖价跌破成本造成困局。这是糖市供求关系周期波动。”广西糖网的一位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今年1月,国际糖价跌至3年半来最低点,至今仍在主要产糖国生产成本下方震荡。近200万吨的年度配额远超产需缺口,生产不足一下子逆转为供给过剩。 这正是广西蔗糖产业滑下亏损谷底的环境因素。

“中国食糖生产成本太高了,甚至高出其他主要产糖国1倍之多。包括广西糖业在内的中国糖企,生产未能摆脱靠天吃饭状态,降低生产成本势在必行。”该负责人说。

更多糖企开始谋划转型。“行情确实太差了,今年难得听说哪家糖厂盈利。”广西农垦昌菱制糖公司(下称“农垦糖业”)总经理秦兑明说3年前蔗糖市场好时,利用甘蔗资源在国内率先生产朗姆酒,至今最早一批酒储存有些年头了,正筹划择机投放市场,希望走出一条“糖—酒转换”的新路来。

政府同样在行动。受国家发展改革委委托,由广西牵头制作的中国食糖批发市场价格指数在试运行近一年后,已成为全国现货贸易“风向标”。广西糖网董事长胡诗科认为,这一价格指数是国家发改委计划编制发布的12个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指数之一,它不仅为政府提供宏观决策依据,也为厂商购销提供价格指引,更直接服务于蔗农增产增收。

赖可宾和他的永凯集团,亦在逆势突围。除了糖业之外,开始在房地产领域攻城略地。“但他缺乏长远眼光,没有储备土地,错过了房地产的发展良机,并造成财务费用过高,资金压力大。”一位永凯集团前员工说。

事实上,2007年,美国花旗集团旗下的花旗国际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花旗投资”)斥资5000万美元投资永凯糖纸,协助其在香港联交所红筹上市融资,但铩羽而归,于2011年低调退出上市计划。当年华南糖业、湘桂糖业也一样雄心勃勃谋划上市,最后都没能如愿。

债务危机让赖可宾身心俱疲。他最近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宾阳县中华镇赖村,这里山清水秀,十月金秋野菊盛开、稻穗金黄。他在自家的别墅里住了一个礼拜。赖可宾的五哥和十哥对时代周报记者称,赖每天都会站在天台上眺望远处葬有祖坟的象山,眉头紧锁。他们希望的是,赖眉心那颗被誉为“双龙戏珠”的痣,能给他带来吉相,让他绝处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