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版纳新闻 >

我们穿越西双版纳丛林

2014-11-09 15:57 来源:未知 编辑:danny
分享到:

穿越西双版纳丛林

  月肩奇缘蝽 姜虹摄

  姜虹

 

  2010年9月11日,在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穿越的这天,对我来说是很传奇的经历—很难有这么惊险刺激的体验了。

 

  这天穿越的主要目标是和华南园的两个学生一起寻找一种豆科的濒危植物—勐腊长柄山蚂蝗。除了他们两个还有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种质库和园林部的同事,他们都是植物分类的好手,只有我是捧着相机想去“玩”的。

 

  

 

  从水泥路、柏油路、乡村土路、林间小路到自己开路,其间的艰险依然历历在目。

 

  上午的行程大多在林间小路里进行,除了有时候植物太茂盛有些挡路,还有的路下面就是陡坡之外,总体来说并不难走。但在下半程当我们走向河谷的时候,路况开始变得艰难—先是在一片竹林中下坡,看似有路,但覆盖着厚厚的竹叶,一脚踩下去很不踏实,常常踏空。特别是当我们接近河谷溪边时,那段下坡路湿滑难行。林间太郁闭,前些天被雨冲刷过的路十分湿滑,我们只能手脚并用往下移动。正是在最艰险的地方,我们找到了那个“国宝”植物!兴奋之情实在难以抑制。

 

  那条小溪不过两米宽,很容易就过去了,但过河后就完全找不到路了。我们向上走了十来米,面前是“可怕”的竹林—无数竹子横倒在地,踩在上面很滑,朽了的竹子又容易断,容易扎伤人。华南园的李博士拿着枝剪在前面开路,我跟在后面,彼此照拂着艰难前行。我们一会从倒下的竹子下钻过去,一会从上面跨过去。相机早就塞进包里了,实在没有手空出来—最艰难的就是这段了。但无论如何,我们通过了!

 

  过了这段竹林,我们迷路了!摸索着走出树林后看到了土路,遇到两个村民,问询后发现我们离有车通过的公路还有几公里远。我们只好先沿着土路走到了他们的寨子(傣族人叫村子为寨子)。土路在半山盘旋,路上有蝴蝶蹁跹,拐了好几道弯才看见寨子—看见寨子就看见了希望!

 

  我们在寨子里的人家灌满了水壶,一问才知道离大马路还有好几公里,这时已接近下午6点,天黑不能上路。于是让村民联系车子,最后开来了一辆拖拉机!一上车还觉得新奇有趣—坐拖拉机的经验可不是人人都有的,但很快我们所有人都发现,没有减震器的四轮车开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一点都不好玩,五脏六腑都快颠出来了!

 

  动物

 

  路况按下不表,这一天我们遇到了两次毒蛇,不过对这些长期出野外的人来说,简直不成问题。

 

  丛林里蚊虫很多,我只能把自己的头严严实实包起来。尽管如此,这些蚊虫隔着衣裤居然还能咬人。

 

  毛毛虫很多,各种各样的,我负责给它们拍照,尽量不惊扰它们,更不敢碰。最恐怖的一条毛毛虫有十几公分长—从来没见过如此巨大的毛毛虫,着实把我们都吓坏了。

 

  不过也有可爱的动物相伴。我最喜欢的就是蝴蝶了,各种各样的蝴蝶。他们抓了一只刚刚羽化的蝴蝶,飞不动,我们把它放在帽子上,陪我们走了好长一段才离开我们,飞向天空。

 

  体悟

 

  西双版纳是植物天堂,这个时空里满满的全是绿色。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去找一种叫作“勐腊长柄山蚂蝗”的那个“国宝”物种。一路披荆斩棘,历经艰辛,但总算不负所望。

 

  其实,做植物分类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此之前,华南园的两个博士在保护区已经找了几天,精疲力竭也没找到勐腊长柄山蚂蝗。而他们这趟到版纳已经住了30多天。

 

  遥想几十年前的前辈们,在莽荒的原始丛林,没有公路,更没有越野车,全靠一双腿踏遍每座山。那时候的猛兽、毒蛇、毒虫比现在多,他们还要背负干粮、标本和一些野外工具,是何等艰难!

 

  当我和他们爬过那片竹林休息时,我笑道:“难怪有的老师不招女生呢!”长期的野外工作,就算对男性来说,有时候也是很大的挑战。这也不是什么高薪职业,如果不是真的热爱,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受这样的罪,所以现在做植物分类的人越来越少。这类人才很快就面临断层的危险,也许我们的社会应该做点什么,让更多有兴趣和志向的年轻人走上这条路—在竞争如此强烈、生存压力巨大的现在,光凭一腔热忱怎么能让人心无杂念地坚持下去?

 

  其实平时除了在植物园的几个林子里转悠,我很少参加这样艰苦的野外科考,比起他们我实在是太没经验,只不过是完全放弃“淑女”的做派(虽然我平时也不够淑女)勇往直前而已,而且有这么几位男士护航,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一天的野外体验,收获挺大,也挺开心,希望还有很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