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丽江新闻 >

见证丽江鲁夺 “中国最悲情村落”的幸福

2014-11-17 11:56 来源:未知 编辑:danny
分享到:

  11月的鲁夺,草木枯黄。这个孤悬于海拔3500米高山平地的丽江麻风病康复村,与积雪终年不化的哈巴雪山隔岸相望,浑浊的金沙江从村前的峡谷流过。

  历经3次搬迁的鲁夺,最初建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之上,最多时有200多人。1979年,大约70人的村子第二次搬迁至鲁夺,于是有了现在的鲁夺麻风病康复村。在60年的沧桑变化中,大部分人在治愈后离开,开始新生活。更多的人在饱受病痛折磨后,魂归深山。村里的最后7名村民,有历经60年磨难的耄耋老人,也有出生在鲁夺康复村的孩子。

  麻风病康复村的缘分

  同样出生于麻风病康复村的两个人,因有着相同的成长环境走到了一起。

  2013年11月7日,鲁夺全村7名村民搬迁至丽江大具乡西山村的新建房屋内,开始新生活。这已是鲁夺的第三次搬迁。昨天,出生在康复村的孩子李开元,在西山结婚成家。“60年,鲁夺只有走出去的人,没有娶回来的人。”李开元的婚礼,翻开鲁夺变迁的新一页。

  今年34岁的李开元,经常怀疑自己吊诡的人生。隐匿在深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状态,加之又是麻风病后代的特殊身份,让他多年不敢走出鲁夺一步。当年和自己一起上学的20多个伙伴,早已离开鲁夺康复村。

  现在,社会上对麻风病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李开元,经常会从江边山路步行10公里至大具乡购买生活用品,虽然很多人能认出他是来自麻风病康复村的孩子,却也不再避让,而是大大方方与他交流。除了略黑的肤色,李开元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鲁夺村后的高山,生长着多种药材。李开元每年都要依靠采药挣钱,“钱胡15元/公斤,2013年卖钱胡,我挣了4000元”。2012年,李开元通过卖药挣了1万元,他拿出一半的钱买了摩托车和手机。今年,李开元换了智能手机,玩起了微信,经常在微信上分享大具和鲁夺的美景。偶尔,他也会给自己拍一张“剪刀手”的照片。

  李开元的婚姻问题让母亲甚是担忧,赵金凤在怀上李开元时就被送到康复村,长年经受病痛的折磨,她的双手已经严重变形。她经常念叨着,要让儿子找个好媳妇。

  李开元的爱情在今年出现了转机,广东省汉达康复协会在丽江永胜小长坪麻风病康复村考察时,碰到一位姑娘鲁春秀,这是一名因母亲是严重残疾的麻风病康复者而被“嫌弃”的女子。询问了春秀的情况,并了解到李开元在找对象的事情后,便将李开元的照片和手机号码给了春秀。随后,他们又将春秀的照片传给了鲁夺麻风病康复村负责人王雪峰和李开元。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开元便不间断地给春秀打电话。

  “我们在电话里说得挺多的,我觉得我喜欢上春秀了。”2014年5月11日,李开元决定去小长坪见春秀。200多公里的路程,李开元有些迫不及待。王雪峰也在琢磨,要去了解一春秀的情况。于是,他开车与李开元一同前去小长坪看望春秀。接下来的日子,李开元便很少回西山,和春秀生活在小长坪。

  初尝恋爱滋味的李开元害羞、腼腆,用心呵护着春秀。对春秀而言,李开元老实、勤劳,是个能干的小伙。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春秀,对爱情有着自己的理解。2010年,在母亲的安排下 ,春秀嫁给了自己的表哥,短短8个月的时间,春秀饱受表哥了无数次的殴打和辱骂。“他喜欢喝酒,喝完酒就会打我,已经记不得被他打过多少次。”再一次被殴打后,春秀逃回了娘家小长坪康复村。

  4年后,遇到李开元,有着相似成长环境的春秀觉得自己下半辈子有了依靠。从2014年5月来到小长坪康复村,到10月两人决定走向婚姻的殿堂,李开元为自己以后的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带着爱人重回鲁夺

  虽已搬离一年,但李开元携新婚妻子重回出生地,面朝雪山、背靠鲁夺,许下了一生的诺言。

  2014年11月,李开元挑好结婚的日子,为自己的婚礼忙碌着。

  11月14日,海拔5000米的上坪坝,霜花绽放,凛冽的山风让人哆嗦。“去丽江鲁夺,参加一场不同寻常的婚礼”爱心公益活动从这里开始。重走鲁夺之路,我们将一起见证鲁夺60年来第一次婚礼。

  2008年清明节的山火,将鲁夺后山焚烧殆尽,山火的痕迹、碳化的树木、人迹罕至的山路,显得如此凄凉。隐藏在山木之中的鲁夺麻风病康复村,依旧保持着60年前的模样。不一样的是,自2013年11月村民搬迁后,这里再未有人居住过。

  隔江相望的哈巴雪山,云雾缭绕。离开一年后,李开元带着老婆重新回到了这个曾与世隔绝的地方。“结婚以后,我们会回到我出生的地方。”李开元贴着春秀的脸庞呢喃着。

  从未披过婚纱的春秀,穿着洁白的婚纱,在李开元的搀扶下,来到草甸,那是一片荒芜的粮田。初爱的滋味映着柔和阳光,梦幻一般。“让我抱抱你,我的媳妇。”李开元难掩内心的喜悦。哈巴雪山的圣洁,照耀着鲁夺这个被称之为“中国最悲情的村落”。

  480元买的银戒指,李开元轻轻地戴在春秀的手指上。粗糙的皮肤、黝黑的指甲,拥有相似经历的两个人,面朝雪山、背靠鲁夺,许下一生诺言。10公里外的大具乡西山村,李开元的母亲已在金山江边等着归来的儿子、儿媳。历经磨难的老人蹒跚着脚步,畸形的双手已无法紧握拐杖。

  11月16日,黄道吉日,李开元选定的结婚日子。地处河谷地段的西山村,温暖而安静。一大早,李开元和春秀坐上王雪峰的汽车赶往大具乡购买婚宴所需的菜和酒水。前天晚上,春秀还曾和李开元抱怨说:“那么简单的婚礼,我想都没想过,什么都没准备好,我想要体面的婚宴。”面对妻子的抱怨,不善言辞的李开元,并无多话。

  玉龙雪山云雾散开,大具乡西山村奏响了音乐。春秀披上婚纱,静静地等待着李开元。鞭炮声响起,拉着爱人的手,李开元害羞地低着头,慢步走到院坝中与亲友打招呼。在众人的祝福中,他们交换戒指,喝下交杯酒。

  鲁夺村60年后的第一场婚礼,新人在旧址拍下婚纱照,在新建的西山村里烙下印记。李开元计划着,婚宴结束后,便要和妻子回到永胜县小长坪耕种。他想着在未来几年,盖上新房,生个孩子,建立一个完整且属于正常的家庭。

  从未参加过婚宴的麻风病康复老人李为栋,特意穿上红色的大衣,满面笑容地坐在院子里看着一对新人;康复者甜兴发抽着半支纸烟,看着热闹的场面也乐呵呵的;李开元的母亲,则在一角悄悄地擦拭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