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昭通新闻 >

迅速反应 像战士一样冲上去报道

2014-12-18 11:59 来源:未知 编辑:danny
分享到:

  距离云南昭通彝良地震尚不足两年,灾难再次降临,6.5级强烈地震撕裂了鲁甸的大地和村庄,也再一次撕开了全国人民心中结痂的伤口。地震发生后,昭通新闻界迅速反应,派出第一批抵达震中的记者。

 

  “地震发生大约10分钟,报社第一批记者就出发了。”《昭通日报》副总编辑秦勇告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几乎同时,昭通电视台、昭通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也都兵分几路奔赴灾区。

  3小时抵达震中

 

  “地震了!”有人惊声尖叫。《昭通日报》总编辑唐正鸿的第一反应不是跑,而是立即拨打报社班子成员的电话,并发出“战斗”指令,明确相关班子成员的分工和职责,指挥采编工作。

 

  大约10分钟后,由《昭通日报》、昭通新闻网等纸媒和新媒体平台6名文字、摄影记者组成的记者组奔赴鲁甸震中采访报道。随后,报社成立了昭通日报社鲁甸“8·03”地震新闻采访报道领导组,由唐正鸿负责总协调指挥,由秦勇负责指挥编辑工作,由赵锝海、钟永宏两位副总编辑分别带领记者组到巧家、鲁甸灾区一线采访报道,明确各部室及采编人员职责,改变编报流程,并决定增发鲁甸“8·03”地震特刊。

 

  钟永宏告诉记者,该报记者张广玉、朱鹏,实习记者莫娟、高飞、张永宪、杨菡分别于当天18时20分和18时40分赶到鲁甸县城,随后,张广玉、高飞骑着摩托车于19时30分许赶到震中。

 

  与此同时,昭通电视台、昭通人民广播电台也于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报道预案。震后仅10分钟,3家媒体共30余名记者火速赶赴鲁甸龙头山灾区。

 

  灾难突袭,新媒体的优势再次显现。昭通新闻网发布了第一条消息,时间为8月3日16时49分。《昭通手机报》编辑室主任彭念敏于17时05分向昭通市民发出第一条地震手机信息,并于17时31分通过《昭通手机报》官方微博“@指尖上的昭通”,发出第一条更为详细的微博信息,4日早8时,赶在市民上班前,发布了第一期《昭通手机报·地震特刊》。

 

  一次次与死神擦肩

 

  张广玉,这位被昭通新闻界誉为“摩托车记者”的小伙子,在得知因山体滑坡、道路垮塌无法前行的情况后,立即又骑上自己的摩托车赶往灾区。

 

  “我们当日18时25分赶到灾区,并拍摄第一张照片。因在出发前了解到交通中断,特骑摩托车前往,才能及时赶到灾区拍摄到了救援受伤群众的图片。”张广玉告诉记者。

 

  采访中,他对自己一次次遇险只字未提。记者从昭通日报社了解到,行至途中,张广玉看到武警官兵从滑坡地带抬着伤员往安全地方撤离,正准备掏出相机拍下这一幕时,余震突然发生,石块、泥沙从山上滚下,灰尘四处弥漫。“石雨”中,一块碗口大的石头从他背后落下,险些砸在背脊上。

 

  这种险情随时都在发生。

 

  赵锝海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巧家采访组也多次遇到各种险情。包谷垴是巧家县受灾最严重的乡镇,8月4日一早,采访组奔赴包谷垴。“因为突降大雨,视线极为不好,在一转弯处时,我们乘坐的车辆不小心与对面行驶的一辆微型车撞上了,对面车上的两个人受了些轻伤,好在有惊无险。”在去受灾最为严重的自然村——唐家坪村采访时,交通事故再次发生。

 

  “那几天一直在下雨,道路非常湿滑,而且都是泥巴路。车辆难以行驶,好几次原地掉头。在行至一处稀泥深坑时,车辆无法行走,倒车过程中,也因为轮胎打滑,后轮差点掉到了路坎下……”赵锝海说道。

 

  为责任忍痛而行

 

  上阵父子兵。在当晚赶赴灾区的记者中,有两组特殊的记者,他们是昭通电视台的赵庆康、赵于鑫父子和王勇、王雪父女。

 

  从业30年的赵庆康到达鲁甸地震灾区后,主要负责统筹调度。而儿子赵于鑫在当晚10时徒步赶往震中的路上,经历了山体垮塌无法前进、退路又被阻断无法撤退的惊魂时刻。当后方工作人员把这一情况告诉赵庆康时,他只是平静地说,这是电视人的职责所在,就是要冲到一线去!

 

  王雪,一位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受父亲王勇感染,毅然选择了记者这个职业。地震发生后,在父亲王勇的带领下,她与栏目组马娟、黄景一行5人第一时间奔向灾区。

 

  《昭通日报》记者莫娟在随武警官兵前往龙景村的过程中,由于追赶心切,所乘摩托车因速度过快导致翻车,莫娟右膝盖挫伤,伤口长度达4厘米……即便这样,她依旧坚持在采访一线。

 

  昭通电视台常务副台长丁永权,除了要负责全部采访报道工作以外,还要承担前后方每天的沟通协调工作。地震发生后,丁永权几乎没歇过,可是同事们都不知道,此时此刻,他正忍受着巨大的悲痛——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鲁甸人,他的老家正好位于此次地震的重灾区龙头山镇银屏村。老母亲在地震中受伤、二弟被埋在废墟下至今生死不明。

 

  这一切,丁永权都埋在心底,直到台长郭晓东安排完工作,反复问及他家里有没有受灾后,他才哽咽着说出了实情。

 

  然而,第二天早上9时,丁永权接到了一个最不愿接到的噩耗——他的二弟已经找到,但遗憾的是,他已停止了呼吸,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