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新闻中心 > 云南 >

云南初中生打老师引教师集体罢课 要求提高待遇

2014-12-25 11:13 来源:未知 编辑:danny
分享到:

云南初中生打老师引教师集体罢课 要求提高待遇

  12月21日下午,学生在鲁甸一中初中部教学楼前的操场打篮球。15日,该校初三222班一名学生殴打老师,16日部分老师停课。17日下午,停课教师全部复课。 新京报记者 翟星理 摄

  21日下午,被要求“回家静一静”的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第一中学(以下简称鲁甸一中)初三学生杨小峰(化名)回到学校。他收拾衣物,打算退学换一所学校读书。

  “班主任说这个班不要我了。”杨小峰说。

  12月15日早自习期间,他因与历史老师曾红娟发生冲突,将后者左眼内壁打骨折。并由此引发学校多名教师于16日、17日停课。

  这是五年中鲁甸一中普通班发生的第三起严重师生冲突。普通班和加强班在学生质量、教师工资待遇和晋升机会方面均存在较大差异,部分普通班教师与学生之间摩擦频发。

  “打老师是我的错”

  12月15日,鲁甸一中早自习期间,初三222班学生杨小峰与历史教师曾红娟发生冲突,曾红娟被杨小峰挥拳击中左眼致左眼内壁骨折。

  关于事发经过,曾红娟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当时杨小峰打瞌睡,她提醒了两次无果,便用右手提杨小峰的衣领,左手不小心甩到杨小峰的脸上,杨小峰还击。

  杨小峰告诉新京报记者,15日早自习期间,他戴着一顶帽子,右手支着下巴犯困,“但没有睡着。”曾红娟发现后,“用历史书敲了一下我的头,力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杨小峰说,曾红娟要求他起立,被他拒绝后,“她又用历史书往我头上敲了一下。”杨小峰大声喊:“为什么打我?”随后,曾红娟提他的衣领,并打了他左后脑部位,“有点疼”,杨小峰挥拳回击,击中曾红娟左眼。

  新京报记者就冲突过程向多名该班同学求证,但同学称老师要求“这个事情跟谁都不要再讲了”。

  鲁甸一中校长唐芳平称,初三222班设有监控,平时没有启用。

  事后,初三222班班主任邓斌电话通知杨小峰的父亲杨勇,当天上午,杨小峰被父亲带回了家。

  杨小峰称,他在离开学校前曾向曾红娟道歉,后来又在父亲陪同下去曾红娟家中道歉,“我打她是我的错,当时太冲动了。”鲁甸一中的一位领导证实了这一说法。

  曾红娟表示她已原谅杨小峰,“眼睛的伤已经开始消肿了。”

  优质生源流失致学习氛围不足

  教师被打事件在鲁甸一中已不止一次发生。

  现任校长唐芳平证实,今年11月底,该校高中四名男生集体旷课,班主任对他们进行教育时,这4名学生在教室内威胁班主任,还掀翻讲桌、饮水机。学校处理此事时,4名学生又集体翻墙逃课。事后,两名学生被留校察看,两名学生被严重警告。

  2009年,鲁甸一中初中部一名女教师上课时发现一名男生违反课堂纪律,对该男生教育时被殴打。当时这名女教师已经怀孕,被打后流产。事后,这名男生“自动退学,出去混社会了。”流产女教师主动申请调到昭通市巧家县任教。新京报记者联系了这名女教师,对方称,“娃儿没了这么多年了,没啥子好说的。”

  此外,新京报记者从一名初三教师处得知,去年曾有一名初三男生在其他同学回答问题时起哄。这名男生被老师叫到教室外教育时,捡砖头想打老师,被其他同学制止。后来,该男生在校外遇到这位老师,再次试图打人,被其他同学制止。

  还有老师反映,“部分学生家长对老师不够尊重。”

  2012年10月,初二一位教师批评班上一男生玩手机,“晚上就接到他家长的电话,说别以为我是老师就能随便吼他的娃娃,让我以后小心点。”

  此外,该校还出现因师生摩擦老师被家长堵门的情况。2013年年初,初一一位老师发现一名男生上课剪指甲,便调侃“剪完了帮全班同学都剪一下。”事后,男生的父亲到该教师家中,“要我说清楚为啥要求他娃娃为其他学生剪指甲。”

  不光是在鲁甸一中,鲁甸二中、三中、文屏镇中学等多位老师均称,鲁甸地区的中学师生摩擦频繁。

  鲁甸一中一位领导分析,按昭通市现行教育政策,昭通市区学校在市区以外也有招生名额,市区中学有更优越的教育资源,将鲁甸地区许多优质小学毕业生都吸引走了。

  鲁甸一中教师认为,不管哪个学校,成绩好的学生有示范作用。优质生源的流失影响了学校的学习气氛,令部分学生对老师尊重不足。

  个别普通班老师“有些急躁”

  鲁甸一中一位前任副校长告诉新京报记者,鲁甸一中师生冲突历史由来已久,“成绩越好的班级管理越容易,打骂老师的学生基本都是普通班的中下游学生,没听说过加强班发生过这样的事。”

  鲁甸一中师生证实,该校实行分班制,成绩较好的学生被抽出组建加强班,其余为普通班。无论加强班还是普通班均是每班60人左右。

  “普通班的学生成绩差异较大,有成绩中上的,也有考试只考二三十分的。学生又是叛逆期,老师越管理学生越不听,恶性循环。”一名在鲁甸一中执教24年的教师总结。

  杨小峰虽然成绩不算太差,但班主任邓斌说他“上课爱戴个帽子,经常玩手机、开小差。”

  另一名中学教师称,“我们这些普通班的老师想把学生教好,学生不服管,老师心里急,但多说学生几句他们就受不了。”

  鲁甸一中一名领导称,此前该校的三起学生打老师事件均发生在普通班。另一名老师称,“这些年打骂老师的大部分是初中的学生。”

  唐芳平表示,鲁甸一中宿舍有限,初中部优先安排女生住校,不少男生在校外租房。“大部分学生还是以学业为重的,但我们也没办法阻止学生在外面沾上一些坏风气。”

  鲁甸一中高中某班一名男生称,有在外租房的学生会被社会人员带着参与赌钱游戏。

  两名在鲁甸一中任教超过10年的教师分析,普通班教师因教学质量、考试成绩差异,每月比加强班教师工资少拿200多元,且获得优秀教师和晋升机会也更少,因此导致个别普通班教师“对待学生会有些急躁,尤其是年轻老师更容易和学生发生摩擦”。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微博)称,2006年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实施后,义务教育阶段的初中分重点班、普通班已经违法。

  熊丙奇介绍,普通班、重点班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出现,当时学校被分成重点校和一般校,学生也被按成绩分入快班、中班、慢班。作为班级组织形式,当时按成绩分校、分班被普遍接受。但后来学术界主流观点认为这种方式违反了义务教育阶段的普适、公益和均衡原则,造成教育资源对学生分配不公。

  “学生从小就被分为三六九等,容易让学生产生被歧视的感觉。”熊丙奇说。

  ■ 相关新闻

  老师停课要求改善待遇

  曾红娟被打后,16日上午,鲁甸一中初中部、高中部多名教师未上课,走上学校小操场向校领导“讨说法”。

  关于此次停课原因,多名停课的教师称,“没有哪个教师领头组织,教师的地位和待遇长期得不到重视,大部分教师心里有怨气。”

  停课教师提出了3点要求:“严肃处理打人学生、落实教师每个月500元交通补助,奖励性绩效工资要提高。”

  鲁甸一中一位领导称,学校管理层数次开会,认为必须安抚教师,但改善待遇的要求没有政策依据。

  据云南省相关政策,2014年1月起,云南各地乡镇事业单位人员享受每人每月500元补助。但鲁甸一中为县级中学,不属于乡镇级事业单位。

  停课教师提高奖励性绩效工资的要求也无法找到政策依据。鲁甸一中240多教职工每学期的定额绩效工资总额约80万,其中30%作为奖励性绩效工资重新在全校教师中分配。“绩效工资的总额是按教职工人头数定额发放的,240余名老师就只能拿到这么多钱。”鲁甸县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副局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