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曲靖 > 曲靖时事 >

雲南省破解“老大難” 改革再發力

2015-01-04 15:21 来源:未知 编辑:danny
分享到:

  今年5月,滇中產業聚集區(新區)管委會發布了雲南省首份產業發展“負面清單”和配套管理暫行辦法,讓“法無禁止即可為”成為企業進入區內發展的唯一標准。

  “負面清單”是政府簡政放權的一項舉措,也是市場准入管理方式的一大變革,對准的是審批難、辦事難等“老大難”問題。過去,企業上項目、搞經營得先找政府主管部門報批,跑數十個行政部門、蓋幾十個章,一年半載都不一定“有戲”,等好不容易批下來,卻錯過市場機會,“黃花菜都涼了”。

  要鏟除“公章圍城、公函旅游”的不僅只是滇中產業聚集區。在橫跨6個行政區域的滇中城市經濟圈建設中,要構建優勢互補、良性互動的一體化發展新格局,打造雲南經濟“新的增長極”,關鍵要看昆明、玉溪、曲靖、楚雄、紅河和滇中產業聚集區怎樣解決“權”和“錢”的問題。

  從“權”的問題來看,首當其沖便是簡政放權改革要再發力。在省委、省政府出台的《加快滇中城市經濟圈一體化發展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創新體制機制、要素合理配置、強化規劃引領、加強組織領導”等保障措施赫然在列,其中包括進一步下放審批權限,創新管理方式,由“事前”審批向“事中”“事后”監管轉變,建立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制度,研究制定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等。

  紅河州提出,要進一步簡政放權,建立城市間審批事項互認機制,凡是在州域內審批通過的項目,在州內任何市縣均可落地﹔滇中產業新區管委會正在研究推出“一顆章”審批制度,著力構建全方位授權、扁平化管理、實體化運作、開放式經營、權責利明確的新型管理體制機制。

  從“審批政府”到“服務政府”,勢必需要各方開具“權力清單、負面清單、責任清單”這三張清單,進一步精簡行政審批事項,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微觀經濟活動的干預,最大限度地給各類市場主體鬆綁,讓更多的企業“天高任鳥飛”﹔用大項目、好項目和關鍵性項目支撐好滇中城市經濟圈一體化發展,推進滇中城市經濟圈一體化發展一年一變樣,必須厘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借力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輔之以政府的保障措施、保障能力和政策支撐作用,提升政府行政效能,促進投資和服務貿易便利化,激發市場主體創造活力。

  “權”問題的另一面是各方“權力的協同”。省委書記李紀恆指出,“滇中經濟圈一體化發展關鍵在協同,難點也在協同。要以改革創新的辦法推動滇中城市經濟圈協同發展,從體制機制建設入手,突破行政分割、市場壁壘的束縛,形成目標同向、措施一體、作用互補、利益相連的體制機制。”

  按現行的“分灶吃飯”,分稅制的財稅體制,各方利益該如何分享?一方面,滇中各地政府出於財稅考慮,都希望企業到自己的地盤上落戶﹔而另一方面,企業則追求利益最大化,“哪裡能賺錢,哪裡效益最大,企業就去哪裡。”如果企業注冊地在昆明,其他州市為企業生產提供了更低的地價與更優服務,卻帶不來財政稅收,又該怎麼辦呢?

  《意見》提出,“積極探索區域內相鄰地區間共建共管模式,研究制定跨行政區托管園區及產業鏈建設的利益分享辦法”。滇中城市經濟圈這盤一體化大棋,包羅了各方利益與訴求,怎樣在各方利益間找到平衡與做出抉擇,讓行政推動讓位於市場,就看各方如何大膽探索,打破行政區束縛,避免因受到權力邊界的束縛、利益壁壘的分野,而導致以鄰為壑,各自為政,最終阻礙經濟圈內各城市的相互重疊、滲透和融合發展。

  從“錢”的問題來看,《意見》明確,“省級財政預算安排14億元,重點用於區內互聯互通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重點示范帶動園區建設、重點產業培育和一體化發展融資平台建設”﹔“形成中央、省、州(市)三級財政支持滇中城市經濟圈一體化發展的格局”。同時,“研究建立滇中銀行,把昆明建設成為面向東南亞、南亞的區域性金融中心”﹔“加大招商引資力度,創新招商引資方式,大力吸引外來投資和社會資本來滇中城市經濟圈投資興業”。

  以上資金來源包含了3種類型:一是財政資金,二是金融資金,三是社會資金。然而,財政資金僅是“撬動”作用,金融資金也是稀缺資源,能挑起大梁的顯然隻有社會資金投資一項了。搭建融資平台、拓寬融資渠道固然必要,但從國內外城市經濟圈的發展軌跡可以看出,城市經濟圈的形成,就本質而言,是市場化和城市化的結果,行政僅只是起到規劃和引導作用。

  一個具有活力和競爭力的城市經濟圈,一定是一個能自覺吸引市場各要素主動配置的區域,具有這種“吸力”需要滇中各方深化改革,形成政策合力,改變原來“割據一方”的傳統治理模式,變“諸侯經濟”為融合經濟,並在審批、融資、用地、招商引資及共建共管等關鍵環節、重點領域進行改革突破,對准那些長期推不動的‘老大難’問題,不回避、不拖延,勇於擔當、敢於碰硬,共同構建平台、營造環境、培育市場、謀求發展,打造一個“形神合一”的滇中一體化城市經濟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