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玉溪 > 玉溪时事 >

拿两条玉溪烟,保你干到春节”

2015-01-12 10:59 来源:未知 编辑:danny
分享到:

  一个多月前,小刘在沈阳小北手机市场后面的“边墙(马路)市场”租了一个亭子,做锅包肉和软炸里脊,生意还不错。然而,2015年元旦刚过,发生的一件事让小刘不知如何是好。

 

  小刘说,市场管理所一位姓齐(音)的管理员公然向他索要两条玉溪烟,否则就别想在市场里干了。 1月8日晚,齐管理员竟向小刘下达了最后“通牒”,“明天10点前把这事(送烟)办了。 ”“边墙市场”是一个马路市场,公示牌上显示,市场的责任单位是沈阳市大东区大北街道办事处。

 

  举报:市场管理员向业户索烟

 

  小刘是哈尔滨人,一直以来在沈阳市区做小生意。去年12月,在小北手机市场后面的马路市场里租了一个亭子,专门做锅包肉和软炸里脊。经过多日经营,食客渐渐多了起来,生意也有了起色,但是烦心事也来了。

 

  小刘告诉记者,去年年底时,辖区食药监的执法人员接举报两次来市场,对他所用的肉品和油品来源进行检查,他提供了进货相关凭证,执法人员要求他办理“健康证”,之后就没再来。

 

  今年元旦刚过,市场管理所姓齐的管理员找到小刘说,不允许他在市场里干了。小刘问其原由,齐说,不让你干了,是因为有人“捅咕”(举报)你,纪检委、办事处、社区找到他的“老大”,“老大”来电话不让你干了。

 

  齐还说,要干得拿“卫生许可证”来,不拿就别想再干。小刘说,这个市场里快餐点哪家有“卫生许可证”啊,还有这里的卫生环境就是想办也办下来,这不是难为人嘛。市场的业户都这样经营,为什么偏偏“举报”他?

 

  齐管理员告诉他,要干,你就去“食药监”开个条子(卫生证明)吧,没条子不能干。小刘说,他以为这些都只是说说而已,第二天照常又出摊了。

 

  当天他就接到齐管理员的电话,问他怎么还干?小刘说,过两天就去“食药监”开条子。齐管理员一听就急了,他对小刘说,开始还以为你给我“老大”弄两条烟得了,帮你摆平,现在不用了,开条子也不让你干了。说完,齐管理员就挂了电话。

 

  小刘急忙去市场管理所找到齐管理员,说起软话来。最后齐说,“那你就拿两条玉溪烟,保你干到春节。”小刘问,“买什么烟?”齐说,“玉溪,明天出摊时带来。”

 

  1月8日中午,齐管理员到市场找到小刘问烟带来没。小刘说,“非得现在买啊,我没那么多钱。”齐问,“差多少?”小刘说,“兜里就50多元。”齐管理员脸一下子就变了,说,“不管了,也帮不了了,像和你要小钱似的。”

 

  当天,小刘到回家感到后怕,这要是真的不让干,那可怎么办啊?他便主动给齐打去电话商量,齐说,“给你办事,你还生气了,这样吧,明天10点前把这事(送烟)办了,10点后就要走了(出门)。”没容小刘再多说什么,齐就将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小刘是越想越生气,这算什么啊?做生意交了摊位费,凭什么还要烟,而且要得理直气壮,送烟的却要忍气吞声。如果这次送两条烟保到春节,是不是过完节还得继续送?这样下去还能有头吗?挣点钱还不够“答对”他们的呢。

 

  想了这些,小刘决定不在这个市场里干了,但也绝不能让这些人肆意利用手中权力难为业户。于是,小刘通过电话找到辽沈晚报记者。

 

  “边墙市场”管理所门外,齐管理员欣然接受了小刘送来的两条玉溪烟。

  送上“玉溪”管理员欣然接受

 

  1月9日上午9时许,记者以亲属的名义与小刘一起前往“边墙市场”管理所给齐管理员送玉溪烟。

 

  市场管理所位于小北关街43号附近一居民小区内,居民楼一楼阳台边挂有一个蓝牌,上写“大北街道办事处边墙市场管理所”,阳台边是一个窗改门的门房。

 

  这时,一男子正好从这个门房走了出来,边走边戴棉衣上的帽子。小刘一看,忙喊:“齐哥(此人正是市场齐管理员)”齐管理员一听便停了下来,并顺手从兜里掏出烟来点着了一支。

 

  记者注意到,齐管理员抽的是玉溪烟。小刘紧走几步上前,从怀里掏出两条玉溪交给齐管理员。记者怕齐管理员“多想”,赶紧顺着说:“我这(跟着来)怕他(买烟)整假了不好,这事给你添麻烦了,以后还得照顾照顾。”齐管理员:“行,没事,没事,有事打电话好了”。

 

  记者:“哥们,你看就别干到春节了,过两天有啥事(意思是还有什么想法),你再告诉我”。齐管理员:“行,有事给你打电话就完事了。”说完,拿着那两条玉溪烟走进管理所。过了一会,齐管理员又匆匆离开市场管理所,走出居民小区。

 

  只要交钱就能进市场经营 不需要手续

 

  在“边墙市场”做快餐生意,真的需要有“卫生许可证”吗?另一路记者则以为亲属打听如何进市场经营为由,走进“边墙市场”管理所,一位姓韩(音)的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记者:我有个亲属想在市场里做快餐。

 

  韩:这有两个市场,一个是快餐,一个是菜市场。

 

  记者:两个市场是不是都归你们管?

 

  韩:对。

 

  记者:做快餐都需要什么手续?

 

  韩:不需要什么手续啊。这边市场(菜市场)没什么好地号,自己找地方卖,正常一天收十块二十块的。要是固定地号,一个月300-500元。

 

  记者(再次强调):不需要什么手续啊?

 

  韩:对,交完钱就可以买,做快餐那边还有位置。

 

  记者:那边怎么收费?

 

  韩:最低每月600元。

 

  记者:多大个地方?

 

  韩:一个倒骑驴那么大的地方。

 

  记者:咱这市场是正规的不?

 

  韩:是,办事处办的,没看门口有牌子嘛。

 

  在“边墙市场”管理所外居民小区出口处,记者看到一块“市场公示牌”,该市场名为“边墙市场”,责任单位是大北街道办事处,上面还有市场区域、经营时间、监督单位等。

 

  “边墙市场”的摊位占据了大部街路,车辆通行都很困难。

  居民抱怨:“边墙市场”占道扰民卫生差

 

  这个马路市场建在小北手机市场后面的多条小街路上,普遍占道经营,各种商亭、摊点随意摆在街路上,车辆通往不畅,有的地方根本就无法通行。整个市场管理混乱,给周边环境带来很大影响。

 

  在小北手机市场东面侧门外的小路上,是“边墙市场”的“快餐经营区”,一条不到十米宽的马路,已被两侧经营摊占大半,只留下仅能通过一辆小车的宽度。这里的快餐摊大多数都是露天制作与经营,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防尘设施,食品卫生情况令人担忧。

 

  一位快餐经营者说,这里做快餐的都没有“卫生许可证”,只是按月给市场管理所交费就行,收费也从来不给出具任何收费凭证,也不给开发票。

 

  在一位女快餐摊主处记者了解到,这里摊位收费不一样,后面有门房占门前道的摊位每月800元,单独占道的摊位,一个倒骑驴大小的地方每月600元。这位女摊主还悄悄地告诉记者,这个市场是个人承包的。

 

  采访中,小北手机市场一手机业户说,这条道就是手机市场的后面,如果着火了,消防车根本就进不来,还有这一带的街路现在全被马路市场占了,真的有事,小事也得弄大了。

 

  居民王先生说,也不知道哪个部门批准的,马路变成“露天饭店”,这样的饭菜能卫生吗?管理的只管收钱,不管食品安全。

 

  居民李女士说,到了夏天,楼上的居民连窗都不敢开,吵吵闹闹影响休息,楼下“五味俱全”。

 

  为了解“边墙市场”相关情况,记者来到大东区大北街道办事处。在一楼一个挂有“执法大队”牌子的办公室,一位身着执法制服的男工作人员表示:“市场是正规的,是办事处的,你就交钱吧,还能骗你啊。”记者 陶刚

 

  齐管理员正在市场管理所门前与小刘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