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资讯动态 >

疫情之下,中小学教材“编印发”的云南轨迹

2020-12-07 16:18 来源:未知 编辑:bianji
分享到:

距离9月1日开学还有24个小时,云南出版印刷集团依然保持着全天候开机的高强度;在小学教材已经发放结束后,云南出版集团物流有限公司已经投入了新版高中教材的运输中;在距离昆明800公里外的德宏陇川县各个小学,来报名的孩子们已经领到了由当地新华书店运送的全新教科书……

83.2万令、装订11364万册、19000平米仓库、40码每小时的速度……这是一场有关数字的竞赛,参与的每个环节都犹如一台严丝合缝的精密仪器。

每一年的教材出版、生产、印制、发行都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攻坚战。他们互相关联,也互相影响,不分昼夜地运转,以接力赛交棒的形式完成其所在的“赛道”。

因为疫情的影响,这是一支因故延迟出发的队伍,但在终点线之前,他们依然近乎优雅地跑完了全程。在这个以时间为衡量标准的竞技活动中,时间的流动并不固定,或快速或缓慢,却未曾停歇。

24小时开机 48000印次/每小时 温度接近30

印刷集团:时间仿佛没有停滞过

1.png

8月的昆明,温度却很少超过25度。

位于经开区的国方印刷厂,印刷教材专用的四色胶印机一直满负荷运载,24小时开机,速度达48000印次/每小时,温度接近30度。

机器的响声震耳欲聋,厂房中充斥着逼人的闷热。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两个月。

李师傅站在机器旁,双眼紧盯着流水线——崭新的教材正从机器中打捆出来,还带着一丝清爽的味道,这是获得环境标志认证的无芳烃大豆油墨,十分环保。

使用这样油墨再加上水性覆膜或者uv上光的封面、安全性更高的热熔胶装订、甚至是农作物秸秆生产的本色纸,便是一本对人体无害的“绿色教材”。

国方印刷厂的马庆锐正在翻动着刚刚装订好的教材,书籍背后有着显眼的环保标志。它其实是印刷企业“身份证”之一。按照新闻出版总署要求,教材印刷企业必须通过绿色印刷的认证才能具备“上岗”资格。

但对于印刷厂的工人来讲,在这个春夏,“上岗”却非易事。

2.png

“加长版”的寒假和未定的开学时间,让教材的印制节点变成了浮动性的数字,但为了提早准备印刷2020年春季教材,马庆锐和同事们还是发动家人想办法,使用种种方式赶回岗位。

但整个云南省唯一用来接收北京人教社教材电子版的电脑却没有收到信息。开工了两天的印刷厂再次停工,回归的工人们只能在宿舍里休息,时间也仿佛就此停滞了。

“那种时间不确定的感觉还是挺难受的。”李师傅说。

机器静默了11天,2月10日,印厂的时间又突然恢复了快速滚动的形式。春季开学后紧接着便是秋季教材的印制时间,时间仿佛没有停滞过。

进厂两年的小杨在“师傅”的带领下,负责收到型版后的复核复验工作,这要求做到清样、印厂蓝图、正式印张三级比对,保证内容不出一丝差错。“时间久了,天花板上也似乎写着习题。”

因为疫情影响再加上高中新课改,型版来的比往年晚了不少。

印单加急,李师傅们每天要在车间待够12个小时。当耳朵适应了隆隆运转的机器声后,听觉就开始变得混沌。印刷厂工人们在厂房外休息的时候,有时也不小心开始互相嘶吼着对话。“就像是奇怪的摇滚音乐节。”

8月25日,新的高中教材也印刷结束,厂房里响起了其他的声音:装光盘插卷子的哗啦声,有节奏的捆扎声,此起彼伏的数字清点声……

19000平米仓库,单日出库4万件以上

物流集团:快速出库VS固定速度前行

3.png

8月,正是教材发行打响最后的攻坚战的时候,云南的雨季也随即进入尾声,炽热的阳光将停在出货口的一排红色货车车身晒得发烫。

在位于长水机场的云南出版集团物流有限责任公司,19000平米的仓库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书籍海洋"。

“这是建筑可供使用的平层面积标准的极限。”物流公司的起志刚说。在他身边,工作人员正忙着将书籍打包归类后,堆放在每个州市、区县新华书店集货点。单日出库的教材最高峰值达4万件以上,按平均每件100多册计算,每天发出的教材在400万册以上——这个巨大的仓库是印制完毕的教材们十分短暂的家,这里像车站一样每天定点发车,按照要求,它们会在两天之内送到州市的新华书店。

8月28日上午,配送工作已经完成约七成。

4.png

中午过后,货车司机王师傅给搬货的工人递了一支烟——他的车刚刚完成上货。这是一辆运往大理巍山的货车,371公里的路程,车程却将近10个小时,由于满载书籍,货车必须要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缓慢前行。

这样的行程,在忙碌的8月,王师傅几乎每两天就要经历一次,但多年配送教材的经验却让他轻车熟路。

“最难的算是怒江线了。”起志刚感慨,云贵高原特殊的地理地貌造成了云南教材配送的复杂环境,山高路远、地广人稀,由于不少州市尚未通铁路,汽车陆运就成了教材配送最主要的方式。

由于这些特殊的地形特征,使得运送教材可能是一件可能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的工作。

南北部的昭通、丽江春秋两季的冰天雪地和塌方泥石流,、迪庆高海拔地区,多变的气候,恶劣的交通……最险的线路当属怒江州,独龙江公路全长79.982公里,公路边坡倾斜度大,每年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塌方。

近年来,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教材的配送工作已经有所进步,但有时候还是要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对物流公司来说,今年就遇到了这样的突发状况——因为疫情的影响,物流货车无法畅行,但为了完成“课前到书、人手一册”的政治任务,物流集团提前向防疫指挥部申请了特别通行证,这才让教材配送的车辆得以畅行无阻。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满足供应差异化的服务需求,这一巨大的仓库也被作为所有教材门类的主要备货点,在疫情期间,这些储备的教科书发挥了它们的作用,网上书店教科书销量突飞猛涨,成了孩子们“停课不停学”的保证。

70公里、4-5车、30

陇川县新华书店:一年中最忙碌的时间

5.png

空气中囚禁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消毒水味道,不大的仓库显得有些空旷,仓库墙上印着的“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格外显眼。

这是德宏陇川县新华书店的教材仓库,离它不远处,位于县城主干道旁的陇川县新华书店的收银台前排起了长队,在父母的陪同下,孩子们挑选着新奇的文具和参考书——这是云南省九年义务教育学生第一学期开学的第一天。

但在这个不大的仓库里,却是另一番景象。接近路边的出货区,工人正在忙着将教材运上货车,但在工作区,因为回音效应,陇川县新华书店教材服务部的王超带着“混响效果”的手机铃声,时不时地响起。

这几天,王超被各种电话所困扰,中午14时,送书回来。他躺在门口的长椅上刚“眯”了一会,就被电话铃震醒。随后的两个小时内,除了喝水,手机再也没有放下过。

他的同事廖忠权正在指挥工作人员上货,自己也在不停地搬运,跟他的对话时常会因为工作而中断——他和同事们每天要负责发出教材4-5车,总共约30多吨。

陇川县位于西南边陲,与缅甸相连,是距离云南省会昆明市最远的三个县之一。9月1日,这座边境小城的大街上仍然流动着氤氲的气息,前几天暴雨袭城,给陇川县持续30多度的高温带来一丝清凉。

但在这间仓库中,大家却忙得满头大汗。对王超和廖忠权来说,开学并不是工作的结束,反而是一学期中最忙碌的时间。他们要负责调剂各类教材,以满足不同学校学生的需要。

陇川县及其下面的乡镇拥有幼儿园、小学、中学近105所,在仓库墙边堆叠着的甚至还有缅甸华侨学校的教材,这些教材将被运往边境,再由缅甸的学校派人运回,于是在国境线的两边,华人学校都能响起同样的郎朗书声。

对于“课前到书、人手一册”这一政治任务来说,新华书店是最接力赛的最后一棒,教材配送到各市、县新华书店后,再分发到每一所学校,但这最后一步却并不容易。

“教材的事情,我们从来不担心。”王子树九年一贯制学校的王校长说。这所学校位于山顶处,离陇川县城有70多公里,车程近两个小时,是陇川县辖区路况较复杂的两所学校之一。半个月前,山下的高速公路才开通,但上山的道路却依然颠簸,弯曲的盘山公路不仅考验技术也考验乘客的意志力,但“熟悉了也就习惯了”。

“虽然我们这里距离陇川县城很远,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开学时没有书的情况。”王校长说。

王超却坦言自己也没怎么见过学生拿到课本的情景,因为每天配送到11点,他和同事们都是来去匆匆。“我儿子也是学生,他拿着新教科书,会开玩笑说这是爸爸送过去的,其实听他这么说我也挺开心的。”廖忠权笑着说。

培训3.6万人,发放教材13万册

教材出版中心:接力赛的第一棒

6.png

对于这场时间的接力赛来说,最为紧张的要属云南出版集团教材中心。这是一个在外人看来较为神秘的部门,这里人并不多,在忙碌的时候,甚至办公室都会连续空好几天——每个人都在外面奔波。

虽然他们负责的主要是“上传下达”的工作,但掌握的却是关于教材“编印发”的整条时间线——报订、印制、发行等各个节点,每一个环节都必须正常流传,每一个齿轮都完美合上。“相关环节必须按照时间节点要求完成相应工作,同时对每个环节都作出相应的应急预案。” 教材中心的工作人员说。

作为把这场接力赛的第一棒,教材出版中心的工作总是开始的很早——落实政策、品种、数量、型片的情况,并将这些变化信息在第一时间传达到各家出版社、物资公司、印刷集团、新华书店等单位,根据这些变化及时调整生产、发送计划,并组织全省教师参与新课程的培训工作等。

2020年秋季学期,云南省普通高中一年级开始实施新课程,云南将有几十万高一新生使用高中新教材。

由于云南出版集团严格执行“先培训再上岗、不培训不上岗”的底线要求,今年高中新教材培训规模空前,全省各州、市、县、区约近4万万余名学科教研员、任课教师要参加培训。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原本的培训计划,3月份起,教材出版中心多次与人教社、省教育厅基教二处、教科院沟通协商组织新教材网络培训相关事宜,并提出多种培训方案。为确保各地暑期能完成新教材全员培训工作,人民教育出版社也同时开发了网络培训平台,采取网络视频全员培训方式进行培训。

7月9日,教材出版中心收悉基教司、人教社的培训通知,为了让省、州、市、县、区各级教育部门和广大参训教师及时掌握培训精神和要求,云南出版集团紧急动员,积极响应,第一时间与省教育厅、教科院联系沟通,协商培训通知发放、样书配送等相关事宜。

云南省教育厅高度重视高中新教材的培训,及时转发《关于组织2020年普通高中统编三科教材国家级示范培训和人教版新教材网络培训工作的通知》。并在学科培训开始之前召开全省普通高中新课程新教材实施工作启动视频会议。

7.png

7月26日之前,在教材出版中心与印厂、新华书店通力合作下,培训用书被优先印制,随即集中配送、分发到校。统编三科教材4.7万册、非统编人教版高中新教材6个学科8.3万册被发到了即将参与培训的老师手里。

此次培训包括7月27日~8月9日的“人教版普通高中数学(A)版、英语、地理、物理、化学、生物学、美术、信息技术、体育与健康9个学科新编教材网络培训”和8月1~3日由教育部基础教育司主办、人民教育出版社承办的“普通高中思想政治、语文、历史统编三科教材国家级示范培训”两个培训活动。统编三科必修教材培训课程时长共计64个小时,选择性必修培训课程时长共计61小时,共有60位教材编写专家参与培训授课。非三科教材培训,邀请专家78人作专题讲座,为参培教师呈献包括必修和选择性必修在内的共计213个小时时长的精彩课程。

据统计,云南省共有36299名教研员、教师注册参加培训,圆满完成云南省普通高中高一年级任课教师全员培训目标任务,也有部分高二、三年级任课教师提前了解了新教材。

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攻坚战

无声的接力赛,至今仍在进行着。但正常“竞赛”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从出版、生产、印制再到发行,每一个环节的人都互相关联,且互相影响。

每一年的教材都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攻坚战。对于教材征订发行、生产印制、物流配送、物资供应与保障教学来说,也并不是一道简单的命题。

在这个层面上,云南出版集团一体化运行的管理优势得以充分体现——压缩内部作业周期,保质保量完成每一季“课前到书、人手一册”政治任务。

“这只是我们的日常工作。”这是云南教材人的答案。在采访中,我们也频繁听到这句话。

但这场无声的接力赛,每年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一个环节中,他们既是教材出版编印发链上默默的“小人物”、又是不可缺少的“大人物”,每一棒都努力发挥出自己最高的水平,也都在为下一棒争取宝贵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