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云南在线
您的位置:云南在线 > 资讯动态 >

匠心书魂:教材人的工匠精神

2020-12-08 11:50 来源:未知 编辑:bianji
分享到:

9月1日,开学第一天,散发着油墨芬芳的崭新课本被发到了云南各地中小学学生们的手。除了全省的师生和家长外,云南出版集团的“教材人”们也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2020年对于他们而言,普通而又特殊。除了一如既往的在开学前几个月就开始加班赶工,他们还克服了教材征订、印制时间短、仓储物流负荷大、配送时间紧张等新难题。

云南出版集团教材出版中心、云南出版印刷集团、云南出版集团物流有限公司、云南新华书店集团.....这些来自不同公司、不同岗位的云南“教材人”,年复一年,用兢兢业业的工作,把“课前到书、人手一册”这句庄严的承诺,凝聚到每一册教科书里。

一、印刷

执行单位及部门:云南出版印刷集团下属各印刷公司

“不能让娃娃们开学没有书啊。”

趁着午休时间,姜凯又抓紧时间把生产线上的设备检查了一遍。

7、8两个月是国方印刷公司忙碌的高峰期,受各种因素影响,今年的生产周期比往年更短。为了保证所有学生都能在开学前拿到新书,连续6个星期以来,全印刷厂240个工人每天工作12个小时,午休和晚餐的半小时吃饭时间成了唯一的休息机会。

主管设备调度生产的姜凯却丝毫不敢放松——工人们倒着白班夜班,好歹还能睡个觉,机器可几乎是24小时全天工作,一旦出了问题,他得赶紧安排好维修和后续生产工作。

比起装订车间副主任这个职务,今年41岁的姜凯更像个小组带头人,随时都在生产线上忙碌。除了检查工人的操作是否规范,及时解决各类问题外,他还得从生产线各机器巨大的轰鸣声中敏锐地辨别各个机器的运转声音,以此判断机器的运转是否正常。

噪音、纸灰、油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姜凯形容自己“只想静静”。

同样想“静静”的还有装订车间的小刘,他负责教材的配页工作。

对他来说,最辛苦的是把印刷好的配页一摞一摞放到胶钉机器上,这个环节他每天要重复上百次。

每次放完配页后,小刘都会捏一捏自己酸痛的肩膀和腰杆,“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居然就有‘职业病’了。”小刘打趣道,“一本教材从电脑上的文字变成实体的书本,这个过程会让人觉得很有成就感,但每一天的实际工作,就枯燥多了,要不是我们组长鼓励我,真的挺难坚持的。”

虽然辛苦,但为了完成“课前到书,人手一册”的目标,没有人敢随便休息。在“奋战40天”的口号里,工人们加班加点,组长和负责人都撸起袖子同工人们一起在一线帮忙,每个人都执着于手里的工作,流着汗水顾不得擦,机器轰鸣作响不停歇,教科书顺着流水线一册一册的成型。“休息一天就少印几万册书,大家都舍不得时间。”装订车间的负责人老乔解释,赶在规定时间前完成教材印刷任务是整个云南出版集团的目标,“领导让休息大家都不休,都想着我们厂赶紧完成任务,再帮其他厂多做点。”

8月末,厂里又接到通知,要再补印12万册教材,工人们打起精神,又在几天之内前完成了最后一批教材的补印工作。“累归累,但干我们这行,做久了就会对印刷产生感情。”负责检查印刷品的一位女工笑着插了句话,因为生产线上的油墨会随着机器飞溅,她很少有机会穿好看的衣服,一身蓝色的制服成了她常年的搭档,“看到自己印刷出来的教材在亲戚、朋友子女手中时,真的特别有成就感”。

从制版到印刷、装订......直到把打包好的教材交到云南出版集团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取书的货车,全厂的工人们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

看着教材被运走,负责打包工作的员工擦擦汗也笑了,“累点也没啥,虽然我们读的书不多,但我们知道这包里面全都是娃娃用的教科书,不能让娃娃开学没有书本啊”。

二、物流

执行公司:云南出版集团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出版物配送中心、运输调度中心

“高峰期,最高每天有60车次运出教材。”

清晨6:30,远离市区喧嚣的昆明空港物流园区内,已经有不少车辆陆续驶入,停在园区内的云南出版集团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仓库前。云南省中小学、大中专的教材都汇聚在这里,接下来的几天里,它们又会如同水流一般分发运往云南各个地州的新华书店去。

“可以了,进”司机在门口做完例行登记后,运输调度中心的小王赶紧示意刚进院的货车停到指定位置上去。

车辆安排、计调制单、调板拉货、出库校验......为了加快流转,让货车按序发出,小王和他的同事们往往天还没亮就开始工作。

“时间紧,任务重”这是沉沉地压在所有云南“教材人”心上的难题,受种种特殊情况的影响,本季教材发运工作较往年滞后了一些,大大加重了运输环节的压力。作为承担着收货、配发包装、发运等工作的中间环节,出版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们更是一刻都不敢松懈。

“我个人觉得2020年春季的教材收发工作是这几年来最‘难’的一季。”出版物配送中心收货作业部主管陈松说,他所在的出版物配送中心负责中小学幼儿园教材、一般图书、大中专教材等出版物及文汇品种的收货、配发和包装、退货处理等一系列工作。“突如其来的疫情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难题,留给我们的时间变少了,每个人要付出的时间精力就要比以往更多。”陈松记得,有一天,他和同事一起加班到了深夜,离仓库最近的车站要步行几公里,况且公交车也早已停运,几个人只能自己打车到机场,乘坐地铁到市区后再分头打车回家。“因为那天实在太累,好几个同事在车上就睡着了,我们就谁醒着谁看一下站点,叫醒到站的同事。”陈松回忆道,那天最早到家同事的归家时间接近凌晨12点,其他人则更晚。“其实现在回忆起来,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教材的发运工作中,一大部分是体力活,闷热的仓库里,工作人员们常常汗流浃背,“不过好在科技发展了,现在有很多工具也可以帮助我们进行教材装卸。”装卸人员小李刚来物流岗位不久,很快就上手了运输叉车,根据货物的配送调度熟练的穿行在仓库中。

根据教材种类和运往的目的地贴标签、扫标签、搬运......装卸人员将打包好的教材一捆一捆放上货车,运输调度中心的主管李文宝也撸起袖子一起搬着,据他介绍,今年秋季教材教辅共计发运了183万多件,最高时候每天发5万多件出去。从6月28日到9月初,这个在建中的物流基地里,每天都会有密集的货车出入,“高峰期,最高每天有60车次运出教材”。

2020年7月,云南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刘刚、云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李维董事长、江庆波总经理一行前往云南出版集团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仓库检查2020秋教材的供应情况。

这些装载着教材的货车要驶往云南16个地州,129个县,153家具体配送新华书店门点,沟通成了一项重要的工作。“每季发运工作开始之前,我们都会对全省所有门店的收货人进行电话问询工作,通知即将发货,请门店做好收货准备,”在这样一个对内对外都要沟通的岗位上,要确定的问题太多了:门点仓库位置是否有变动?收货人、联系方式等是否有变动?是否有特殊需求需要单独处理的情况?“沟通工作做多了,很多地州门点对接人都跟我们成了哥们了”。

搬运、沟通......把这些环节的工作做好以后,还有一项艰巨的工作摆在出版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的面前:配送。

“任何的困难和劳累,只要是我们自己努力能解决的,那都不是事儿,”李文宝最担心的,是在云南这样一个地质地貌复杂、气候多变的省份里,不免会遇到的特殊情况。本季刚开始发运教材时,就遇到了昭通市多地暴雨,河水漫堤公路塌方,李文宝和同事们只能赶紧商讨路线,部分地点就绕行,实在不行的也只能暂时将货物放在仓库等待恢复通车。“安全生产也是重点,不能追求时效就莽撞。”遇见这种情况,李文宝和同事们还会提前沟通好后续解决方案,“毕竟我们是物流工作中收、配、存、发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后一道服务窗口,更是要谨慎地对待工作”。

三、送书到校

执行公司:云南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各门点

“就算只有一本书,也得送。”

8月底,随着开学日逐渐临近,全省新华书店各个门点的员工都绷紧了心底的弦。在德宏州陇川县新华书店不算太大的教材仓库里,廖忠权正忙着把打包好的教材搬货车上。下午1点的陇川有着35℃的高温,但忙于搬运教材的他根本顾不上擦汗,分发、统计、清点......“不能出错,时间也得‘抢’出来,仓库里耽误一分钟都加重运送的负担”,匆匆和同事交代了几句工作以后,廖忠权又赶紧去核对另一批书的清单。在教材运送的高峰期,他和同事们每天要负责发出4-5车教材,总共约30多吨。

每年的开学季是廖忠权和同事们最忙碌的时候,压批征订、核对学校、分书到校、数据处理、运送......在闷热的仓库里工作十几个小时,对精神和体力上的消耗是难以用数字估量的。“我们门点人不算多,其他部门的同事趁休息就会过来仓库帮忙。核对、清点、分批这些工作决不能出错,毕竟我们出了点错,就可能有孩子开学没有书用。”

除了要把清点好的教材搬上车,廖忠权和同事还要负责把教材送到陇川县各乡镇的学校。与缅甸相连的陇川县是距离昆明市最远的三个县份之一,山路多、民族学校、乡镇之间距离也远,“像我们这一趟要去的王子树乡九年一贯制学校离陇川县城就有70多公里,去一趟,大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半个月前,从县城通往王子树乡的高速公路才开通,但还有一半的路程依然颠簸,一路上还能看到不久前滑坡留下的痕迹,廖忠权对此早已习惯,他冷静地开着车,连后面还剩几个弯道都记得很清楚。“这几天天气还好一些,前两周雨大,路上都是泥,路就很难走。”

把书送到学校以后,廖忠权又再次仔细地和来接书的老师核对了教材的科目和数量,“如果学校要追加或者调剂教材,我们还得送书过来,就算只有一本书,也得送。开学领新书是学生的头等大事,不能耽误他们。”

晚上八点,回到仓库的廖忠权终于开始吃晚饭,趁着另一位同事王超也回到仓库,两个人又边吃边聊起了工作。“今天还算顺利,”王超说,之前他们闹过“乌龙”,一次送完书回程的路途中,因为太疲惫了,不小心把车开进附近村民的菜园子里,“实在是太累了,连续送了6所学校,天都黑了,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陷在菜园子里了”。因为时间太晚,王超和同事只能在附近村子里找个地方休息一晚,第二天找了几个帮手再把车拉出来。讲这些的时候他偶尔会咳嗽,“上火上的,就怕这些书不能及时送到。”

吃过晚饭后,王超和廖忠权又开始对着电脑里的数据清点书籍,明天依然是紧张的一天。